第20章 祸根(2)

小说:我祖父是朱元璋 作者:岁月神偷
    曹国公府,依旧是富贵bi人。

    李景隆带着孙儿进了后院,刚迈过门槛,就见夫人邓氏笑吟吟的从里面冲出来。

    一把抱住李昭,“哎哟,我的孙儿,可想死祖母了!”

    而一个明眸皓齿的少爷,却是迎向了李景隆。

    “爹,您可累了?”

    这少女正是莲心,她挽着李景隆的胳膊进了饭厅,笑道,“女儿给您包了您爱吃的馄饨!”

    “哪呀,都不如家好!”李景隆大笑。

    “哼,您是外边吃够了,才知道家里好!”邓氏白了他一眼,拉着李昭也进了饭厅。

    一家人在饭桌前坐下,仆人们把饭菜流水一般的送来。

    “姑母!”

    李昭笑呵呵蹦到莲心面前,“刚才回家的时候,在门前遇着一个闲汉,让咱家的侍卫给他一顿打!”

    莲心在给李景隆盛汤,笑道,“什么闲汉呀?”

    “嗯,好像是个疯子,嘴里一直喊,俺姓周叫周大,俺来寻俺闺女铜钱儿....俺家门前有颗桑树,俺闺女让婆娘给卖了,俺闺女耳朵后有胎记.....”

    突然,莲心的手一抖。

    紧接着忙道,“爹,是不是烫着您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你爹皮糙肉厚!”李景隆笑笑。

    而饭桌的另一边儿,李琪却把莲心的表情动作尽收眼底,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夜深人静,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莲心闺房之中,还亮着一盏灯。

    她缓缓拉开抽屉,找出一张藏着的信笺。

    “我爹叫周大....”

    “我的小名叫铜钱儿....”

    “我家门前有棵桑树.....”

    “以前爹会举着我,摘桑葚吃....”

    字很丑!字迹很旧。

    莲心,已然泪目。

    成为曹国公的养女之后,她被教授识字。

    而她在识字之后,第一次动笔写的,就是她....铜钱儿的童年。

    她怕忘了呀!

    忘了爹,忘了娘,忘了弟弟,忘了自己从哪来.....

    “他叫周大!?”

    莲心的肩膀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的闺女叫铜钱儿.....?”

    眼泪决堤而出。

    “是我娘卖了我.....世上会有这么巧的事吗?他的女儿和我一个名,也是被亲娘卖了....偏他,还出现在曹国公府门前。是来寻我的?”

    莲心把信笺放在心口的位置,觉得自己的心跳的厉害。

    忽然,她对外轻声喊道,“槐花!”

    “小姐!”一个丫鬟,出现在莲心的身后。

    这是莲心从小到大,最好的伙伴,名为主仆,实为亲人一般。

    “有件事,你帮我去办.....”

    ~~

    夜,静静的。

    蟋蟀爬过墙头,长长的触角颤动。

    周大蜷缩在角落中,躲过了巡街的差兵,愣愣的看着曹国公府的大门。

    他头上脸上,肿得老高。

    可他似乎感受不到痛楚,只是愣愣的看着曹国公家那高大的门第。

    他已经在这等了许多天了。

    白天不敢出现在人前,只有晚上偷偷摸摸的在这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,但心里有个幻想。

    幻想着能再见见,那个耳朵后有胎记的姑娘.....

    突然,曹国公府边上,厚厚的院墙上一扇小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一个举着灯笼的老汉,从里面出来,目光四处搜寻。

    周大赶紧挪开目光,把身体蜷缩在墙壁的阴影当中。

    但是,他发出了些许的声音。

    而那老汉,已举着灯笼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老汉的眼,周大不敢去看。

    因为很吓人!

    而老汉看着周大的眼,也带着几分审视和打量,还有.....隐隐的敌意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要问你话,如果你不实话实说,我就让府里的侍卫冲出来,打死你!”老汉的声音阴恻恻。

    周大抬头,慌乱道,“俺来寻闺女....俺不是坏人!”

    “你叫周大!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你家门前有棵桑树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你家里有两个女儿,一个儿子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不,俺家里只有一女一儿,闺女大儿子小。”

    老汉顿了顿,眯着眼又问,“当年你卖了孩子.....”

    “俺婆娘卖的!俺们从老家来京城逃荒,俺的了病扛不住,婆娘卖了闺女换药钱.....”

    “买你闺女的是个年长的女子....”

    “不,俺听婆娘说,是个小少爷看上俺家闺女了。”

    “给了一根金条.....!”

    周大毫不犹豫,“对,是金条!”

    老汉盯着周大,眼珠子像是剜肉的刀。

    他问的话,半真半假。

    他问的话,最是考验人心。

    “我再问你,你闺女的小名叫啥?”

    “铜钱儿....这是他爷爷活着时候给起的。俺婆娘喊她....赔钱货!”

    “你好好想想,你卖闺女是在永昌几年?”

    ~~

    李琪站在月色下,沉默无声。

    举着灯笼的老汉迈步走来,“大爷,问清楚了!”

    “对上了?”李琪头也不抬。

    老汉叹息一声,“对上了!都对上了!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找来的?他怎么知道?”李琪奇道。

    老汉沉默片刻,“可能,造化弄人!”

    猛的,李琪抬头,“老歪!”

    “在!”

    “你说,现在.....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老汉,正是在李家一辈子的李老歪。

    “小姐定是也觉察了,不然不会让槐花打发前院的门房去问!”李老歪低声道。

    李琪看着他的眼睛,“老歪叔,我说的是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李老歪低头,“大爷,这事还是要请示老爷的好!”说着,叹口气,“人,我已经打晕了!关在马号!由李三儿看着!他的来历我也套出来了,在南水关码头的货栈帮工。他家里还有老婆儿子......老家在哪,也问出来了!”

    李老歪站着继续道,“大爷.....您还是问老爷为好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老歪叔!”李琪笑笑,“你先回去歇着吧!”说着,又道,“这么晚了,父亲也歇了,就不打扰他了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~~

    李老歪回了自己的院落,进屋坐在炕上。

    “快睡吧!一把岁数了还熬什么?”炕上传来婆娘的埋怨。

    李老歪却没动,而是转头看着墙上。

    那把挂着的,已经尘封多年的刀!

    他是李家老爷的刀。

    李家的少爷,也有很多把刀!

    ~

    凉亭中,李琪依旧无声站立。

    但是脸上却满是冷笑,“骨肉相认的戏码?哈!你们,只会害了莲心!”

    几名黑衣人,悄悄走来,“大爷!”

    “马号中关着一个人......”

    李琪做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黎明,货栈之中充斥着臭气。

    挤在一起的力巴汉子们,呼噜声此起彼伏,身上粘稠的汗液在无声的流动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掌柜的表叔打着哈欠,从另一间干净的房间中走出。

    别人只是看他挣钱了,但是没见到他起早贪黑的辛苦。

    “狗日的还睡,他娘的.....”

    表叔骂了一声,准备推门去叫那些粗汉起来干活。

    但下一秒。

    噗.....

    他只觉得后背猛的炙热,而后眼前一黑。

    一名黑衣人,慢慢放下表叔的身体。

    然后眯着眼睛,透过门缝看着里面熟睡的汉子们。

    “动作要快!”

    领头的说道。

    接着,一群黑衣人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他们本可以一刀下去,让人快速的死去。

    可他们却拿着钝器,砰砰的敲打那些汉子的头颅,两下之后就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而后,还把那些汉子身上的钱财搜刮一空。

    再然后,故意在门外,留下几坛没有喝完的酒。

    当然,也不忘记在酒里加上几包药粉。

    更诡异的是,他们从中带走了三具尸体。

    铛铛铛!

    码头上,巡夜的锣鼓陡然响起,更夫凄厉的大喊,“来人呀,走水啦!”

    寂静的码头,顿时嘈杂起来。

    ~

    京城,南水门关码头失火,一家货栈被烧。

    如此大案,应天府直接炸锅。

    而就在衙役差官们赶往事发地的时候。

    江面上一艘小船缓缓游动。

    噗通!噗通!噗通!

    三具脚上绑着铁链的尸首,身上绑着石块的尸体,被扔入江中。

    船舱内,周大惊恐的瞪着眼,被堵住的嘴呜呜乱叫。

    一把匕首,距离他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黑衣人的首领突然开口,“别在这杀....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南忆书屋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nanyishu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