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2、酒醉

小说:我向竹马表白后的凄惨日常 作者:百尺树上卧闲人
    聂晓搬离了冯尧的家。

    冯尧那天早上刚要拿着早餐出门,冯妈妈就说:“聂晓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家了?”冯尧这句反问的话是在责怪自己莫名其妙把人赶走了,担心问,“他一个人住没人给他做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也是这么说,他说他妈妈给他找了做饭阿姨,阿姨去之前聂晓说其实在外头吃一样,他以前也老在外头吃。”

    冯妈妈把牛奶递给他:“喝了去上课,你空了劝劝聂晓,我猜是不是待我们家反而会让他想家了。我们都不把他当外人,他反而见外了,从你爷爷家回来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冯尧喝了牛奶,背书包出了门,走在路上才开始后悔那天晚上说的话冲动了。

    好像是不是说了句:你现在就走,就当我看错了你?

    哎…

    干嘛说这句,这不明摆着说这不是你的家,随意把人赶走的意思吗?

    要不要去道个歉?

    好让他回家来,一个人待那么大一个房子里得多寂寞啊。

    喜欢不喜欢我的,哪有每天都能吃一顿好饭那么重要。

    这是他一个月在外头吃那么多粉儿啊套饭啊泡面的感想,他骗他妈妈在数学老师家吃大餐呢。

    于是在第一堂课下课的时候去一班找着聂晓。

    面带歉疚说:“我不是真的赶你走,那是气话,或者是另一个意思,妈妈说了,那家就是你的家,你这算是不听话离家出走了哦。”

    聂晓低头在练字,密密麻麻地写满了整张纸,眉眼看得出很烦躁。

    冷着声说:“那不是我的家,我也不介意你说的话,我有我自己的家。”

    “你生我气了?我道歉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聂晓抬眼,笔还在乱写:“是我不想看见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走吧,上课铃响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想看见我…”

    冯尧重复着这句话,僵直在一班的教室。

    直到化学老师站在了讲台上问:“你是几班的?在这儿做什么?”

    冯尧回五班一屁股坐在自己位置上,愤懑不止:“不想看见我…不想看见我…不想看见我…”

    姜璐拿手拐子戳了戳他:“疯了啊,学习的大山压得你喘不过气来了?现在认输也不丢人。”

    冯尧无视了她的存在,甚至说是无视了整个教室里的一切。

    嘴上的念叨变成了心里的念叨,不想看见我,讨厌我了?

    这就是你给的答案,你不是不喜欢我,而是讨厌我?!

    这不是他能接受的结局,这意味着从今以后两个人就是陌生人了,更有可能是仇人?

    等下课铃一响,又跑一班去,他无视了五班的课堂,还无视了一班的课堂。

    冲着聂晓就喊:“聂晓,我讨厌你,你就是个小心眼儿的胆小鬼!”

    他也不管聂晓听见这句话有何感想有什么表情,也不管一班的人此时怎么看他怎么笑话他,气冲冲地回自己座位,拿笔满纸地写着:

    coward!coward!coward!

    姜璐回座位开始笑话他:“嚯嚯,跑一班去撒泼去了还。”

    瞧见他满页纸写的胆小鬼,懦夫的单词,好奇不已:“聂晓怎么着你了这么骂人家?当心那些喜欢聂晓的视你为眼中钉,不好过哟。”

    “她们能怎么着我?她们该擦亮眼睛,知道这个混蛋就是个胆小鬼,谁喜欢胆小鬼谁是笨蛋。”

    “我怀疑,”姜璐提起了她的第六感,细细分析了两秒,得到个合理的结果,“你不会真的喜欢聂晓吧?”

    冯尧把桌子一拍:“你这是骂我笨蛋还是骂我眼瞎,你跟那徐畅才该当心点儿,什么人跟什么人成为朋友,说不定徐畅也是个混蛋!”

    “嚯哟哟,说你自己呢,徐畅跟他几年朋友,你跟他几年?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姜璐捂嘴:“嚯嚯嚯~淡定淡定,要不要说说他怎么惹你了,我来分析分析你俩谁的错。”

    “要你分析,你谁啊你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是把你惹急了,我去跟徐畅打听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冯尧的气带到了画室,和数学老师下棋那棋子儿是打得啪啪响。

    而画画的时候,铅笔在纸上都磨穿了。

    白芷一见:“气性那么大呢,发生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眼睛瞎了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你也眼睛瞎了,喜欢上一个眼睛瞎了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在骂你自己还是骂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上无缘无故喜欢上一个人的眼睛都是瞎的。”

    白芷朝他肩膀一打:“正常点儿喂,说说,发生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关你什么事?”冯尧瞄了眼在阳台和数学老师下棋的王迪,“你就那么把王迪利用完了抛了他不生气?”

    “他生什么气,他巴不得我多跟他演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有钱人就是不一样,人和物品一样,随便招了就扔。”

    “喂!”白芷忍不了了,“就算你不喜欢我也用不着这么对我,喜欢一个人有什么错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错了!”冯尧不依不饶,他怼的哪是白芷,是他自个儿,“喜欢就喜欢,说出来做什么。你想要得到什么答案?得到答案不是你想要的你生什么气,生气就说明错了,你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豁达。人就是个讨厌的生物,没有自知之明还妄想世界顺你的意!”

    “冯尧!”

    白芷往他脸上就是一巴掌,啪!地把画室和阳台下棋的人都变成了观众。

    他们纷纷瞧了眼事发现场,转头开始窸窸窣窣谈论。

    冯尧愣了愣,脸瞬间有了红印,说明那巴掌打得非常之重,带着极大的怨气。

    他眼珠子动了动,说了句对不起,之后收拾了画笔画具,出了画室。

    去便利店拿了酒就开始喝,最后醉倒在便利店的吧台桌面。

    店员问他有没有事,需不需要帮他叫家长或者朋友,他摆手:“让我睡一会儿,我做个梦就走。”

    便利店店员和他已经有了一个多月的交情,于是坐他旁边问他:“怎么了?考试成绩不如意也不至于喝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冯尧把眼睛露在胳膊肘处看他:“是我喝不得这个酒,两罐没有就醉了。”

    “两罐?”店员把啤酒罐尽数推到他面前,“二十罐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那为什么我还没醉?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醉没醉?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醉没醉?”

    “醉得不轻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!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我是谁?”

    “你是混蛋!”

    店员摇摇头去收银,拿他手机出来看要不要给他朋友打电话拖走他,毕竟他都开始见人就说混蛋了。

    聂晓出现在了便利店,因为冯尧手机里给他备注的是,混蛋。

    店员估摸着是这个混蛋导致了此人的醉酒,该当负全责。

    此时是晚上8点,很多下班晚的人都在往家赶。

    聂晓背着冯尧往家走,冯尧盯着那脖子把嘴往上靠,么~么~的,把聂晓脖子弄得痒,凶他:“好好的,别胡闹。”

    “哟哟~什么金贵脖子,么~不得了,怎么,我还咬你呢!”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聂晓脖子吃一痛,把他从背上卸下来,往旁边儿花坛边上丢,“再闹不管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你管!你谁啊你,”晃悠悠站起来,眯眼去看他,“哦~是那个混蛋!”

    “冯尧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,你不是不想看见我了?你走啊,我决定了,我也再不想见到你,从现在开始…”

    说着话往右要倒,被聂晓一把扶住了手臂,他反将那手一甩:“我从现在开始,好好读书,奋发向上,将你从我的世界里摒除!哼,未来有什么我都不怕,因为你这个混蛋不在未来等我,对了…”

    指着他的脸:“你未来要做的事情可多了,祝你一辈子顺利,毫无后悔的地方,当个永远乖巧懂事的人,你爸爸妈妈以你为荣,你周围的人都拿你当榜样,也祝你儿孙满堂…呜哇…”

    跑路边狂吐了半天,抬头去找什么东西,终于晕晕乎乎到了极限,往后一栽,倒聂晓怀里。

    聂晓又背他上背,送回了家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之间,冯尧被打了一脑袋,是熟悉的巴掌,来自于冯妈妈。

    还听见冯妈妈说:“他这是怎么了?跟什么人跑去喝成这样?”

    聂晓的声音:“不知道,是便利店的店员打的电话,我去的时候就他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冯爸爸在一旁拍他的脸,关心问他:“冯尧?是不是有心事?成绩考不好不至于,不能把信心给整没了。”

    冯尧瞧着他爸爸哈哈傻笑:“爸爸,我们家家族里头有没有喜欢男人的?”

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冯爸爸愣了愣,冯妈妈也一个表情,只有聂晓脸上有所慌乱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这个是遗传。”

    “又在说胡话了,”冯妈妈摇摇头,冲着冯爸爸,“该好好跟他谈谈了,脑子里东想西想也没个度。”

    冯尧嘿嘿继续笑:“我不怕你们不要我,我就是个不听话的小孩儿,送我去电击我也要说,我喜欢上…”

    聂晓已经上前捂了他的嘴,并且大声喊他名字来遮掩那张嘴要说出来的话。

    对着冯妈妈:“我背他上去休息吧,顺便问问他到底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冯尧“唔唔唔…”地去挣扎,却被径直背上了楼,手一松就倒床上不满地:

    “做什么你,我还要问我爸爸喜欢男的会怎么样,问我妈妈喜欢聂晓这个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南忆书屋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nanyishu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