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、喜欢什么的,最无聊了

小说:我向竹马表白后的凄惨日常 作者:百尺树上卧闲人
    冯尧鼓足勇气问出去的那句话,没能得到他希望的答复。

    应该是说,根本没有任何答复。

    “喜欢呀。”这么简单的话他没听到,就像回答冯时雨那样。

    也没有他初中对他说:我喜欢你。得到的嘲讽。

    也没有像他想象最坏的结果,说:没有喜欢你,不可能喜欢你。

    或者说:你只是我的消遣,你忘了?

    聂晓只是默然看了他一分钟,拿了书出了门,没再回那间屋子。

    冯尧的目光像是停滞了,瞧着那背影消失在门口,依旧呆望了十分钟,直到冯时雨翻了个身,迷迷糊糊问:“哥哥,聂晓哥哥呢。”

    冯尧对于冯时雨不喊他冯三岁而是难得地喊他哥哥都没能有所反应,躺下把他抱自己怀里:“出去看书了。”

    渺渺然地眨了眨眼,笑说:“回答你倒是很干脆,果然啊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同桌吃饭。

    冯尧一如往常,就好像昨天他那句话就像是梦里问的。

    他梦里已经问了无数次了,按照梦的规律,回答他的一定是他想听的,只要他不去想聂晓留下的悄无声息的背影,他就能继续像以前一样乐乐呵呵。

    他跟他爷爷聊以后游戏的发展,说游戏和电影制作差不多,时间久不说,投资是个大事情。

    变着法儿地问:“爷爷,茶园生意是不是很好?我听网上好多卖茶叶的赚得盆满钵满的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他爷爷摇摇头:“网上的东西你能信?网上的人都月入百万呢还,怎么了,言下之意,是想让爷爷以后给你投资呢。”

    “真聪明啊爷爷,要是我能开个游戏公司,你当大股东。”

    冯爷爷笑如哼哈二将:“等你开游戏公司?你爷爷我怕是都入土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别啊爷爷,爷爷长命百岁,至少活到投资我公司的那一天嘛。”

    冯妈妈此时和小婶婶他们把菜端到了堂屋的桌上,好久没打他的冯妈妈当头一巴掌:

    “胡说什么呢!给你投资,不得全亏了。”

    “诶?”冯尧揉着头,“怎么对你儿子这么没信心呢。”

    小婶婶揶揄他:“我看你是不知道社会多不好混,开公司?你知道最近几年几个游戏公司陆续倒闭的消息吗?你当那资金那么好投资的,你爷爷所有的积蓄怕都不够你坚持一年。”

    “小婶婶,冷水不是这么泼的哦,别人做不好我也做不好?爷爷当年开辟这片茶园不也好多人说做不得吗?”

    冯爷爷把他头一揉,像是帮他减轻刚刚那一巴掌的疼痛:“好嘛,要是你爷爷我能活到那一天,就给你投资那么~一点点。”

    今天就一家子人吃饭,大伯和他的两个儿子儿媳已经早早去了茶园,一桌子坐下他们全部,包括聂晓。

    冯尧坐在他爷爷旁边给他爷爷端茶添粥夹小菜,眸子全在他爷爷他爸爸他妈妈小叔叔小婶婶冯时雨身上转,就是不往聂晓身上看。

    他害怕,害怕看到和以前不一样的面容和目光。

    喝着粥开始懊悔:有些事,一辈子都不该问出口的。

    吃完饭,冯尧背了小竹篓和他爸爸妈妈一起去了茶园,开始帮着摘春芽。

    聂晓没去,拿了书去了茶园后面的山坡,那里背靠竹林,前方茶园的一切都能收进眼底。

    今天阳光不吝啬于某一段时间,全天候的日照。

    意思就是说,今天的天上,没有一片可以遮挡太阳的云,那蓝色,前所未有的纯净和辽阔。

    聂晓找了个不大的草地,坐地上开始看他拿来当消遣的书。

    他本不想参与冯尧家的聚会,这是个陌生的坏境,却让他无时不刻去回想他和他爷爷的点滴。

    是冯尧非说:“当作旅行了,你不是说以后混不好去茶园当采茶工,面朝青山,春暖花开吗?先去考察考察嘛。”

    冯爸爸也说:“去那边儿当作消遣嘛,闻闻茶香,自己炒茶送给你上海的爸爸妈妈。”

    本来也是一起去采茶的计划,却因为某种烦乱的思绪放弃。

    于是坐在了这头,去看他们在茶园采茶,顺便把烦乱的思绪丢进书里。

    不过看了半个小时,书一页也没能翻过去。

    他意识到自己在晃神,于是又从头开始看,渐渐那些字他又都不认得了。

    意识在不断地跳跃,心绪也就跟着继续混乱。

    他平复不了,往草地上平躺,让那没有遮挡的阳光往他身上扔。

    可惜春天的阳光不那么毒辣,这种舒适的阳光更让他无法静下心来,眨了眨眼,侧躺继续去翻那本书。

    他不管是不是看进去了,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看书。

    不然就会陷入某种他害怕的环境当中,那环境强迫他去做某种选择,他看不清选择过后会带来什么后果,所以害怕。

    冯尧采茶累了喝茶,仰头的时候抬了抬草帽,远远就看见聂晓在山坡上看着书,立马收了眼,继续低头采茶。

    昨晚上那背影代表的应当就是某种拒绝,他想。

    有时候不说话,代表的是这个意思:我不喜欢你,但是不想伤害你所以选择了沉默。

    其实不喜欢的话说给他听也没有关系,至少可以收了某种幻想。

    对了,薛定谔的猫。

    怎么就忘了呢,你不问,总还有喜欢的可能。

    不过人就是个好奇的生物,生下来就喜欢观察,还喜欢获得答案。

    冯尧快速采着初生的绿芽,手往鼻子底下凑了凑,闻得浓郁的茶香,好让思绪跟着这些重复的动作变得平常,

    大伯他们接待了一波客人,可他们不是来体验采茶的,是一帮中年大叔拿着相机拍采茶女来的。

    而且采茶女还不是这边儿请的阿婆大姨,是个年轻小姐姐。

    而年轻小姐姐呢,穿的不是采茶女的衣服,是淡绿色的汉服。

    她在丛丛茶树中央,摆着姿势,让那些巨大的镜头对着她一顿狂拍。

    大叔说:

    “手抬在耳边,对对…”

    “身体再侧一点点。”

    “脸上的表情在淡然一点。”

    冯尧好奇,想说装备怎么都那么高级?

    站在他们后面儿去看他们拍了个啥。

    一看,真的就是那一个感想:到底拍了个啥?

    道具组还在一旁造了雾…

    冯尧拿手指比了个相框,框了框那小姐姐,假装自己也在拍照,最后觉得…实在太刻意了。

    古时候穿这样的小姐姐是不可能采茶的,门儿都不准出。

    采茶的小姐姐是不可能穿这种衣服的,不方便嘛。

    一天采二两茶吗?再炒一炒,只够泡一杯。

    冯尧拿手机拍了拍此时的远处,茶树齐腰,一排排往前延展,好似没有尽头,也像他现在的心情,没有个清晰的尽头。

    中午大伯在农家乐做了一桌子菜给客人,那穿汉服的小姐姐也在吃,吃的时候也得被拍,所以吃得极其优雅端庄。

    冯尧跑去问他大伯:“这一波客人怎么收钱的?”

    “按人头收。”

    “不采茶和采茶一个价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了,采了茶可以带走的。”

    冯尧吃了他大伯做的春芽炒虾仁、春芽煎蛋饼、脆笋茶碗蒸……

    除了夸赞他大伯的手艺以外,还祝他生意兴隆,并且说以后我游戏公司也指望你等投资哟!

    去炒茶室,聂晓已经在里头跟冯爷爷学习怎么炒茶。

    冯尧在犹豫要不要走的档口,冯爷爷喊他过去帮忙炒茶。

    他小时候就学过,不过他爷爷只让他炒不贵的白茶。

    他和聂晓坐在一个锅旁慢慢用手开始揉茶。

    四只手就在那大锅里反复炒反复揉,冯尧碰到聂晓的手也不抬眼看他,只专心炒茶。

    聂晓问:“这样炒几遍?”

    冯尧回:“五遍。”

    之后就是听其他炒茶人的闲聊。

    自然都是家长里短,而这些家长里短,都又重复又无聊。

    还好茶香随着炒茶的过程四溢,是炒茶室最让人想为之停留的因素。

    下午有夕阳,不过依旧没有云朵的加持,只是浸黄了一片大地。

    村子里的杏花不多说了,就像是穿上了亮黄的外衣。

    茶园的黄是有层次的,嫩叶透着那渐逝的光,老叶却接着那光。

    而每个人脸上除了暖黄还带着晒久了的倦怠,倦怠让每个人脸上都敷上了一层红。

    冯妈妈让冯尧去找聂晓来吃晚饭,冯尧在那片小山坡上找着了他。

    聂晓迎着夕阳,书依旧停留在那68页,他脸上也有种倦怠,可红的是种犹疑,是种矛盾。

    “聂晓?”

    “嗯?”聂晓转头,带着点被吵醒的惊吓。

    “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聂晓起身,拍了拍裤子,跟他一起往下走。

    冯尧走在前头,他俩保持了一步的距离。

    快到坡下,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还在,聂晓唤他:“冯尧。”

    冯尧转头,对上那目光,顷刻间薄薄的一层泪在眼眶里晕染开来。

    如果聂晓此时回了他问的问题,那泪估计就得如泉涌流下,不管回答是与不是。

    不过聂晓又只是瞧着他一分钟,垂了头:“走吧,太阳下山了。”

    晚上吃饭的时候,聂晓虽然坐在冯尧的旁边,却一直像个透明人,他除了和冯时雨说说话,全程没有看冯尧一眼。

    冯尧也一样,吃了饭拿着酒杯跟他爷爷胡诌,跟他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南忆书屋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nanyishu.com All Rights Reserved